加入我的最愛商店
今日商品數 1483
評價分數 (9081)
留言版 (346)
瀏覽人次 (282182)
平均出貨天數 (2)
白象文化生活館EDM
看所有商品列表 »
看最新上架商品 »
711超商取貨付款 »
OK萊爾富全家超商取貨付款 »
館長推薦
超值特賣
心理•勵志
親子•童書
醫療•保健
文學•小說
商管•財經
生活•風格
設計•藝術
人文•科普
進修•學習
宗教信仰
店面介紹
購物說明
購物車
留言版 (346)
客服
回首頁
白象文化生活館
  http://www.elephantwhite.com.tw/ps/publish/formapply 想出書?找白象!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能出自己的書,輕鬆上架到金石堂、誠品、博客來等書店!
PChome > 商店街首頁 > 書籍與雜誌 > 白象文化生活館 > 散文/詩集
 


〈商品編號:M10103418〉
獲得現金積點:2 (1點=1元) 說明
15天鑑賞期
給予買家商品15天鑑賞期,品鑑商品更充裕
退貨無負擔
黑貓宅急便到府收件退貨商品,退貨便利無運費
假一賠二
非真品承諾商品退款再賠償該商品金額
(詳見說明)
 

心長命短:最沉重的愛

命短,心繫無垠牽掛;心長,最深的父愛將永續綿延……
建議售價 $240
一次付清特價 78 折 188
信用卡紅利折抵刷卡金 ( 接受19家銀行紅利折抵辦法 )
付款方式 
運  費單店購物車滿 450 元(含)以上免運費,未滿者自付運費
宅配 65
7-11純取貨 65
全家、OK、萊爾富純取貨 65***
 
加入追蹤加入追蹤 留言版留言版(346)
分享到
 
◎入選101年度第1期「國立臺灣文學館文學好書推廣專案」審查決選名單


2012
1月份新書推薦  命短,心繫無垠牽掛;心長,最深的父愛將永續綿延……
【書名】心長命短:最沉重的愛
◎作者: 陳金鉌
◎叢書系列: 寫,文章
◎開本: 菊16開(14.8x21cm)
◎頁數: 200
◎單/彩色: 單彩混排
◎裝訂: 平裝
◎定價: 240
◎ISBN: 9789866047633
◎EAN: 9789866047633
◎CIP: 783.3886 100022973
◎出版日: 2012年1月3日
◎出版社: 白象文化
◎類別: 散文小品
●分類建議: 台灣傳記/散文
【本書特色】
◎榮獲101年第一期「國立臺灣文學館文學好書推廣專案」審查決選名單
◎對早逝的父親感懷無限,堪稱「言有盡而意無窮」的散文佳作。
◎文情並茂詞藻優美,人物刻畫栩栩如生。
◎從父子之愛出發,將身邊發生的故事一一寫下,為世間的「情緣」與「情義」做最深情的見證。
◎忠實反映日治時代跟光復時期農村的困頓生活,從中得窺近代台灣庶民生活的縮影。
【本書簡介】
多桑一生,
相信堅持,才有希望。
但,生命的堅強,不敵命運魔咒的摧折,
四十有六,不得其年而逝。
怨,心長命短,豐富人生未遂……

在日據台灣,殖民地時代,生長在「海豐堡」的「海口庄」沿海,這一塊鹽硝地帶,一個年少失怙的青年陳煙全,靠著刻苦耐勞健壯的身軀,當苦勞、做苦工、當佃農,寡母孤子,渡過無數艱辛的日子。十數年後,擁有了幾畝旱田薄地,盼著即將翻身的喜悅。
無奈,心長命短,豐富人生未遂,而看不見兒女的成材成器,撒手,人生打烊。
【作者簡介】
陳 金 鉌

學經歷:
屏東師專特別師範科
嘉義師範學院語文學系
臺灣省特殊教育師資訓練班
彰化師範大學特殊教育研究所
曾當過人造樹脂公司學徒 師傅
考上台灣電力公司服務佐
國小教員 教師 主任
國小校長

著作:
《教師的心理健康》(獲教育部人文著作獎)
《兒童詩的原理與教學技巧》
《教育理念溝通與實務》
《特殊兒童教材教法等教育叢書》
《路寬、心寬--回首來時路》
《心長命短--最沉重的愛》

作者電子信箱:kinher913@gmail.com
【推薦序】
人間情緣的沉重與輕盈
台灣文學獎長篇小說首獎百萬作家 詹明儒

人生不外情緣,文學不外人性。
抽離情緣,人生一無所有,脫離人性,文學形銷骨立。
苦難的時代,總成為文學的最佳搖籃;艱困的生活,總成為人性的嚴苛試煉。
台灣數度歷經改朝換代,百姓飽嘗社會動盪之苦,當權的殖民政府更只著眼於資源取得與勞力壓榨,生民的艱困生活尤為雪上加霜;為了「活著」,情緣與人性,於是絞扭成兩道生命血泉,從時代的石磨隙縫汨汨滲出,滴濺成篇篇血淚文章。
本書雖不具吳濁流、鍾肇政、李喬等前輩,大衝突、大矛盾的大河小說手筆;但其小篇幅、小格局、小故事的「串珠」式的書寫,反而更加足以呈現出另一番小人物、小情志、小理想的文學風貌,而貼近台灣庶民的卑微情愫。
確切而言,這是一本可當做散文閱讀,也可當做小說賞析的農民文學佳作;其內涵擁有類似吳晟詩作的素樸情操,所想要反映的年代則更為提前。
作者世代務農,出生於日本終戰前後,成長於兩蔣治台全期,成就於李登輝當政階段,退休於民進黨首度執政之後;這樣的生命經驗,照理應有極多政治現象的敘述才對,但本書似乎無意於沾染政治色彩,而將書寫重點直指社會底層的窮農困境,委婉地將所遭受的苦難境遇,歸諸於看不見的「命運」。


【心語一】

國家地政士考試及格 執業代書 陳金龍

近日裡,看了大哥新作《心長命短──最沉重的愛》一書,撩起我心裡沉澱已久的糢糊記憶,對父親生前行誼的絲縷牽引,有如浪潮般再度澎湃翻攪不已。
幾天來,我墜入了回顧的深谷,無論歡笑與心酸,任憑點滴回響,在腦海中,一邊咀嚼著字裡行間的懇款細訴,一邊祈盼著阿爸身影如情節般的貼近心窩,更渴望能補捉到父子親情的痕跡。然而,但見痕深情濃,父子情緣偏遭造化作弄,雖摯切卻短暫。
都四十年過去了,想夢見父親的身影,已成一個空白的期盼,一個虛渺的渴望。
那一年,正值寒冬,阿爸走了,我十一歲,已必須學著去領略人世間的生離死別。阿爸彌留之際,掙開含淚乏力的雙眼,叮囑隨侍的家人說兒女中最不放心的是我,要媽媽及大哥特別照顧。
為什麼阿爸最不放心的是我?始終是我心中的疑惑。
跪哭在側,我只知道,從那刻起,再也沒有人白天騎腳踏車載我到田裡摘西瓜,夜晚載我去野溪抓青蛙了。從那刻起,結束了童年,也從那刻起,註定了我早熟的人生。



【心語二】
漢昇法律事務所 律師 陳金漢

從小,我就不喜歡父親節。因為,對我而言,「父親」二字,只是從書本裡學來的一個名詞,是我生命中的空白;就連一句罵、一個笑都不曾擁有過的空白,也只像是生活中一個未曾觸摸和體悟過的影子,雖然曾經試圖奮力抓取,偏又總在夢魘中遺落。
關於父愛,未及淺嘗即已煙逝,滿懷渴望只能憑藉想像滿足,這是我生命中早已習慣成自然的一份人子哀愁。
對母親而言,父逝是一輩子最深沉的椎心之痛。
四十年來,常聽母親細說著,父親是如何夢裡來,又如何夢裡去的撫慰和失落。從少婦到老嫗,一份掛懷了四十年的情緣和懸念,卻總在夢醒後更加迷茫和落空。
與母親不同,四十年來,任憑如何的殷切祈盼,父親總是不肯入夢;這是我這個身為屘子者,在人生已經走過四十個年頭裡,連一個夢都不曾享有的蒼白和怨懟。
一直以來,對父親的記憶,大都來自長輩口中片段而零散的剪影,生疏得簡直就像在聽聞一個陌生人的故事;若非透過早期屘叔結婚時的團體照,父親對我來說,幾近是個浮水印般的影像,僅略知父叔及祖輩都是在這片土地上與海裡,刨食撈活的辛酸。

【作者序】
寫作動機──懵懂與疑惑

痛依舊是痛。血脈相連,血有多濃,情就有多深。任憑歲月的消逝,年歲的增長,那殘缺的傷痕依然烙印著,烙印著……愛恨一線隔,愛深無垠,無垠之愛是至愛。

父親生於日據殖民地時代,曾被徵調當過日本兵,會說幾句日本話。
大概由於這個緣故,影響了我的牙牙學語吧!在我的記憶裡,從小就稱呼阿爸為「阿桑」,阿桑就是「多桑」,就是我的父親。
自從多桑一病不起以後,日子失序,我們全家墜入了生活但求溫飽而不可得的勞碌中。
溫飽,這最基本的生之慾望,對我們家來說,卻是一種奢求。
多桑撒手人世,留下一張泛黃的黑白照片,一堆經年歉收所累積的債務,幾分不適種作的薄田旱地,三對子女和一個無助的寡母。
除了我當兵剛退伍以外,幾個弟妹有的念小學,有的才五、六歲尚未就學,都是幼稚懵懂的年紀。
那個時候,我渴求著一份工作,以貼補家用。
然而,當時以一個高中畢業生而言,要謀求一份工作並不容易。但現實告訴我,找不到工作在家種作那幾分旱地,也是一種工作啊!而且,也讓過慣了鄉間生活的母親有個伴,目前這應該才是安慰喪父傷痛之家的首務吧!
但是,多桑生前一直希望孩子們能多念點書,將來能在公家機關上班,以改變傳統務農看天吃飯的家族命運。因此,這個變故,使我不知如何是好!
瞬間,我有如墜入五里霧中,迷茫無所是從。
然而,長兄如父,我絕對不能驚慌失措。
變故初期,我們總在事倍功半的嘗試錯誤與修正,偶爾親朋的協助,無論是出自於同情,或是對父親生前行誼的念舊,我們都心存感激。畢竟,旁人對寡母孤子之家,好壞都是另眼看待,會有一種近乎矛盾的期待,看著破碎家庭的改變,檢驗著你孤獨的成長。所以,我絕不能等著別人救助,更不能就此倒下!
典型在夙昔。但不見得只有偉人才足以留下典範,平凡人的不平凡作為,往往可以更加貼近這個平凡的市井人間。
因此,多桑「照兒之心,行兒之意」的臨終遺訓,就如此成為我長相左右的座右銘。
多少年來,我們在艱難下打拼,在困境裡攜手扶持,於今容有些許所謂的「成就」,這都是多桑生前留下的風範,所以致之。
在生活中,大弟經常撩起一些童年似懂非懂的片斷記憶:「小四那年,正值寒冬,阿爸走了,我才十一歲,已必須去領略人世間的生離死別。阿爸彌留之際,掙開含淚乏力的雙眼,叮囑隨侍的家人,兒女中最不放心的就是我,要媽媽及大哥特別照顧……」
大弟說到傷心處,每每停頓,若有所思。
「我知道,從那刻起,再也沒有人會騎腳踏車載我到田裡摘西瓜,載我去野溪抓青蛙了。從那刻起,我的童年提前結束了,也從那刻起,我早熟的人生也提前註定了……」
更有時候,他滿腦子疑惑不解,心中總有好多好多的問號:
「為何阿爸臨終前最掛記,最不放心的是我?我只是愛耍小聰明再加上一點頑皮而已,為何是我而不是姐姐或大哥?為何不是那個蠢得只會認些字、背些詩的弟弟,或是剛學會說一點話的妹妹?為什麼啊?……」
直到現在,或許大弟依然不甚理解,多桑臨終為何如此叮囑母親與我的真義。
至於二弟,當時才五、六歲,他對父親的印象更是糢糊。
他多次在著作裡回憶著:「四十年前某一天,父親突然過世,是我上小學前一年,妹妹更小,依稀記得媽媽、哥哥、姐姐和一群人在哭,忙進忙出的。爸爸為什麼睡在大廳旁?死是什麼?死和睡覺有什麼不同?為什麼爸爸睡著了,大家還哭著吵他?我和妹妹只是靜默的站在一旁張望著。從那時起媽媽和哥哥、姐姐,背負了一輩子的椎心之痛,我和妹妹不懂死也不懂痛,記憶中沒有父親的影子,話題中也沒有父親的元素,但這也註定了後來我們還是要痛一輩子……」
二弟在成長的過程中,無論求學與做事,在生活言談裡,經常伴隨著失去父愛的無形傷痛;但對父親僅有糢糊得不能再糢糊的印象,卻徒然只能憑空想像與感懷。
四十餘年來,痕淺痛深。
二弟常用這樣的想法,嘗試著自我平衡,自己療傷止痛:「父親早走,是因為上帝的天堂裡,急缺一個最勤勉的長工。」
但是,痛依舊是痛。血脈相連,血有多濃,情有多長,痛就有多深。任憑歲月的消逝,年歲的增長,那殘缺的傷痕依然烙印著,烙印著……
所以,二弟一直覺得:「失怙,是痛,一種連一個微笑都不太記憶的痛,一種直到懂事後才領略和纏繞的至痛。然而,痛的不是失去,而是痛在虛無中的摸索與渴望。但,任憑渴望再渴望,父親不曾走入夢裡來,父愛只能在冰冷的想像中模擬。很多時候對我而言,父親只不過是個有著血緣關係的陌生人,一個渴望深擁的陌生人。」
孤獨

驅趕牲畜,在情理上,本來就是「小事一樁,何足掛齒」的事。然阿公是獨子,被「親堂」七兄弟仗勢凌遲的殘酷驚悚場景,烙印在父叔輩的幼小心靈中,牢牢傷痕,是抹不掉的痛與怨。

阿嬤的記憶
這一年,我們失去了歡笑。
阿公因一場誤會,遭到七個堂兄弟的欺凌而重傷臥病,曾祖母和阿嬤終日以淚洗面,煩憂的操勞家務,呵護著這一群孩子。
阿公,是我們家的獨子。
大人們終日處在不安的環境裡,悲痛沉悶鬱卒,而這一群從十五歲至三、四歲的小孩子,較大的對於人情世故還似懂非懂,卻從大人的臉龐感染了傷痛的氣氛;而較小的則根本不懂什麼叫傷心悲苦的,只知道連平常到屋外菜園旁玩沙、扮家家酒的遊戲,也都被阿嬤、阿爸和阿娘一一的禁止了,整日裡被關在大約不到五坪大的廳堂裡,在泥地上踱著、煩躁不安的嬉鬧著,真是不曉得什麼是快樂的童年。
都已經過了十幾二十年了,阿嬤還是忘不了那驚惶悲慘的往事,經常傷心落淚地向子孫們傳述著。
不幸的事件是這樣發生的。
我們還沒有搬到這裡以前,是住在舊虎尾溪北岸的溪頂庄,是一個小漁村,屋後空地新栽了一小片甘蔗,經常被臨近人家的羊群入侵覓食,恁阿公為了驅趕這些嘴饞的羊群,萬萬料想不到會發生這一件遺憾的事。
驅趕牲畜,在情理上,本來就是「小事一樁,何足掛齒」的事。
想不到對方竟然心有不甘,仗勢起哄,糾集兄弟妯娌興師問罪,而演變成蓄意聚眾傷人,造成無以彌補的嚴重人身傷害。
自從我懂事以來,阿嬤只要聽到庄裡發生不愉快的爭執,或是有人打架鬥狠的,她老人家就會很感傷,而一再傷心地描述著這段家門不幸的往事。
雖然,已經事隔十幾二十年了,我們還是一樣的驚恐。
阿嬤提到傷心處,嘴角總還是會欲語還休的顫抖不已,眼眶泛滿了淚水,想必是走入了時光隧道,撩起了怵目驚心的痛苦記憶。
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這一場傷痛,本來就是一件可以避免的小事。然而,遺憾的事卻還是這樣的罔顧親情,而殘酷的發生了。
在三○年代,「海口庄」人民的生活水平普遍低落,種作和捕魚都是採用粗放的方式。
豢養牲畜,大多任其在房舍的庭院或牛車路上走動、覓食,禽畜到處拉屎是稀鬆平常司空見慣的事。
因為,大家都在拼生活「顧腹肚」,沒有餘力想到人畜共處時,環境衛生上的種種疑慮。也因此,並不在意禽畜的到處覓食走動,通常都認為雞、鴨、鵝、羊等「出去討吃」,總會認得回家的路。
當然,禽畜並不懂得到處的走動覓食,也會為主人惹出一些麻煩,而遺憾的事就往往會發生在主人的身上。因為,禽畜的放牧覓食,並不能辨認田野的範圍,我想以萬物本然的習性,尤其是羊兒的善良,牠們是不願意看到發生任何爭端的,唉!更何況……更何況是具有「親堂」血緣的堂兄弟啊!
然而,殘痛的事卻這樣的發生了。

抹不掉的痛與怨
阿嬤經常這麼說:
記得很清楚,有一天的下午時分,竟因為「叔伯仔」(堂兄弟)的一群羊,如蝗蟲過境般,正偷襲著我們「園仔內」剛長了新芽的甘蔗苗。羊是「見青就呷」的,尤其「羊嘴最毒」是作農人家的經驗,被羊啃咬過的作物,會大大影響日後的生長。阿公見狀,情急之下,在驅趕過程中,有一隻落後的小羊因而受傷跛了腳,竟然引發了這一場無以彌補的傷痛。
阿公是獨子,雖然體格相當碩壯,但人孤勢單,而七個堂兄弟大多人高馬大,更何況「猛虎不敵猴群」。當然,在對方有備而來的拳打腳踢之下,以及幾個妯娌加入混亂的棍棒加身,其中有一位當「先生媽」的,剛好外出往診回來,竟然也持著長長的傘柄戳戮,更加狠毒。
圍毆到最後,對方打得凶性大發,最慘無人性的「椅條」(昔日的長板凳)突然加身,如果不是阿公本能的一個閃躲,斜劈到左肩,若直接由頭頂劈下的話,必定是頭破血流、腦漿四濺的當場斃命。
如此一記重擊,阿公終於不支倒地,狠毒之狀,路人為之掩面動容。
恁阿公的幾個孩子都還幼小,無以作為,是身為獨子的悲哀。
那一年,恁老爸才是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家,看到這個場景,雖憤怒卻只能表現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樣子;雖咬牙切齒的握緊拳頭,卻無以付諸行動,但見驚惶無奈。
四個叔叔都還小,在旁看到自己至愛的父親,被拳腳交加欺凌的這一幕,都驚嚇得緊抱著阿嬤痛哭,叫喊著:不要打啦!不要打啦!
然而,當時的狀況,任憑幾個囝仔乞憐驚恐無助的呼喊聲,阿嬤苦苦的哀求著,抑或路人駐足的搖頭同情,還是喚不住對方叔伯停手;拳打腳踢,交雜著吆喝助勢吼叫聲如驟雨而下,如此仗勢欺凌之狀,殘酷驚悚的場景,牢牢烙印在父叔輩的幼小心靈中,深刻的傷痕,是永遠抹不掉的痛與怨。
這一刻,只見「親堂」的人牆,團團圍住了恁阿公倒地的身軀。
那時候,在孩子們的心靈中、腦海裡,只是莫名其妙的抹上了這一刻驚惶的印象,懷著負面疑惑的心理,一切無奈與無情,自此刻畫在人生的記憶裡。
因為,如此毫無人性的作為,是一道無以填補的鴻溝,親情從此決裂,縱令後代試圖修為,亦難以平復如初。
寄送時間:預計訂單成立後 7 個工作天內送達(不含週六日及國定假日)。如專櫃廠商有約定出貨日將於約定出貨寄送。
送貨方式:透過宅配或是郵局送達。
消費者訂購之商品若經配送兩次無法送達,再經本公司以電話與 E-mail 均無法聯繫逾三天者,本公司將取消該筆訂單,並且全額退款。
送貨範圍:限台灣本島地區。注意!收件地址請勿為郵政信箱。(若有台灣本島以外地區送貨需求,收貨人地址請填台灣本島親友的地址)。
關於退貨:本商店商品消費者享有商品到貨十五天猶豫期之權益。但退回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且包裝完整(保持商品、附件、包裝、廠商紙箱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之完整性),否則恕不接受退訂。但已拆封之電腦軟體、程式、錄音帶及錄影帶、CD、VCD、DVD、食品、花卉商品、衣服、包包及耗材,以及商品網頁上特別載明之商品,均不接受退訂。

消費者辦理退貨時請先至【我的帳戶】點選退貨申請並於退貨申請網頁填妥相關資料,並將原商品備妥,若需取回商品,宅配於3-7個工作天內與您電話連絡前往取回(消費者退回之商品將由專櫃廠商進行驗收)。

請注意!如退款過程中需訂購者提供資料文件(如折讓單、公司戶發票),請您將所收到的發票以掛號方式寄回至商店街市集國際資訊股份有限公司﹝客服部﹞,地址:(106)台北市敦化南路二段105號14樓。退回之商品應保持原商品完整包裝,連同零配件、贈品、使用手冊、註冊回函…等,勿缺件,外盒勿損毀,請以專櫃廠商寄送時的原始包裝再原封備妥,若紙箱已遺失,請於商品外盒上再包裝,勿直接讓商品原廠外盒粘貼宅配單或書寫文字,原廠外盒損毀或是商品缺件,本公司將無法受理退貨或視損毀程度折扣退款金額(到貨十五天期限內申請,逾期未辦理,除因商品原始瑕疵外將無法辦理銷退。)專櫃廠商於收到消費者退回商品並確認驗收無誤後,由本公司於7個工作天內退款,退款日當天會發送mail通知函。

詳情請見 白象文化生活館 購物說明
如對本產品有任何問題,請洽 白象文化生活館 客服中心